形婚_形式婚姻网

我要找: 地区: 年龄:

首页 > 形婚言论 > 正文

形式婚姻中的性别认同

作者:形婚_形式婚姻网更新日期:2020年10月14日
形式婚姻中的性别认同

当然,passing 也有着自己的伦理顾虑。它加固着二元的性别表达和性别刻板印象。它也常常误使人以为「让自己与顺性别看不出区别」是跨性别者的过渡目标——潜台词是,只有顺性别才是「真正的」那个性别。另外,有的人的身体更容易 pass 成顺性别,而对 passing 的追崇很容易会给跨性别的人,尤其是身体不那么容易能 pass 成顺性别的人,造成巨大的焦虑和压力。相应地,也有很多跨性别者对自己的跨性别身份感到骄傲,不想要 pass 成顺性别。

形婚_形式婚姻网,创办于2005年,是广受欢迎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平台,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形式婚姻/形婚咨询指导,提供形婚APP下载与服务。

我们的性别是构成「我们是谁」很重要的一部分。也许,你已经知道生理性别、社会性别与性别认同是不一样的。更进一步地了解这些概念可以帮助你更好地理解自己与理解别人。

出生时的指定性别

当你呱呱坠地时,医生或护士会兴奋地告诉你的家人,「是个女孩儿!」或者「是个男孩儿!」。医生或护士的这句宣告往往是通过观察你出生时的外生殖器作出的。有时候,医生或护士也会参考你的性染色体等。医生或护士的这句宣告指定了你出生时的性别 (sex assigned at birth)。

你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会被当作你的「性别」登记到你的出生证明与身份证件上,由此变成你的法律性别标记 (legal sex marker)。

因为你出生时的性别是由你的医生或护士指定的,你可能会感觉它与你的生理性别、社会性别或性别认同不相符,不能正确地表达「你自己是谁」。这是都是完全正常和没有问题的。许多人会选择保持自己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也有许多人会选择改变它,这些都是你可以作出的选择。我们会在后文中更详细地解释。

生理性别

在确定你出生时的性别时,医生或护士通常会假定具有阴蒂、阴唇等外生殖器的人,一定也是性染色体组成是 XX、主要分泌以雌二醇为主的雌激素的人;而具有阴茎、睾丸等外生殖器的人,一定也是性染色体组成为XY、主要分泌以睾丸酮为主的雄激素的人。

于是,在大多数时候,你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要么是女性、要么是男性,这样二元且固定的。而你的生理性别 (sex) 常常就被等同于你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并且也被认为是非男即女,这样二元且固定的。

可即便是生理的世界,也比二元更为丰富多彩。例如,一些人的性染色体组成会是X、XXX、XXY、XYY、XXXX、XXXY、XXYY、XYYY…;一些人会因为对雄激素不敏感,而在性染色体组成为 XY 的情况下表现为女性;一些人会因为 5-α 还原酶有缺陷或肾上腺皮质增生而具有不明确的外生殖器;等等。这些都是处于男女二元之外的生理性别 ,是比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远远更为多样的。

这种性器官、性染色体与性激素情况的不一致,通常在临床上会被诊断为性发育异常,但更为尊重的做法是称呼 TA 们为间性别 (intersex)。间性别的人往往会受到手术干预,要么被人为塑造为生理女性,要么被人为塑造为生理男性。

对间性别者的手术干预有时是出于健康原因,可更多时候则是出于社会压力。后者越来越强烈地遭受科学家、医学工作者、伦理学家等的批评。这是因为,这样的手术经常是在婴儿身上实施的,可婴儿根本还不能理解手术对自己将来的巨大影响,更别提自主地作出决定。并且,这样的手术不能保证婴儿长大后的性别认同不会与其经过手术制造的生理性别相冲突。最后,这样的手术通常都是为了让间性别的性器官看起来「正常」,而科学家却不断告诉我们这种「男女二元是正常」的假设才是不符合生物学事实的。

随着医生与家长对间性别的理解越来越深,也有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让间性别的小孩长大成年以后,根据自己的性别认同,自主地选择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

社会性别

你在出生时是女孩儿还是男孩儿这件事,对你的家人来说是个重大问题。比如说,它关系到怎么装饰你的房间,给你买什么样的衣服、玩具和用品,还有如何与你沟通交流。这些问题都与你的性器官、性染色体与性激素等属于完全不同的范畴。

你的性器官、性染色体与性激素属于你的生理性别。你实际的或被默认的生理性别把你归为了某个社会群体的一员,让你的家人对你有了相应的期待,你也因此被要求遵守相应的社会规范。这些是你的生理性别所相对应的社会含义。你的社会性别 (gender) 是你具有生理性别的身体,经过多种社会规范、社会期待、社会习俗、社会制度、社会结构、社会意识形态等的复杂交互与诠释而被制造出来的。你的社会性别是一种人为的建构,并不是由你的生理所决定的。没有人是生来就是某个社会性别的人。每个人都是经由这样对生理性别的复杂诠释变成某个社会性别的人的。

很遗憾地,不同社会性别的人在现在的社会中是不平等的。相比起别的社会性别的人,男性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的社会权力。男性往往更多地从事着经理、医生、飞行员等工资与社会地位较秘书、护士、空乘等更高的工作。男性更多地在领导岗位上担任正职。在同样的公司从事着同样的工作,男性往往享受着更高的工资。在结束一天工作回家后,男性可以躺在沙发上当大爷,让同样结束了一天工作的伴侣负担起家务。在为家庭提供经济贡献大致相等的情况下,男性在家庭事务中仍享有更大的决定权。相比起别的社会性别,男性远更不容易遭受性骚扰与性侵害。

从这种意义上说,社会性别代表着一套等级制度。男性处于这套等级制度上层,处于支配地位;而别的社会性别的人则处于等级制度的下层,处于从属地位。这种等级差异并不是由于才能、品行、心理等个人因素而形成的,起作用的仅仅是一个人的社会性别身份。例如,一位男性才能出色,是理所当然的。他的性别甚至不会成为关注点,就因为且仅仅因为他是位男性。而一位女性才能出色,则是令人意外的(「居然是个女的做的」),或是令人遗憾的(「可惜是个女的」)。她的性别会很容易成为关注的焦点,就因为且仅仅因为她是位女性。

这套男性处于支配地位、别的社会性别处于受支配地位的等级制度叫作「父权制」(patriarchy)。在父权制下,顺性别与跨性别女性、跨性别男性、间性别、非二元性别、酷儿性别等社会性别的人,都遭受着系统性的经济、社会与政治地位和权力的不平等,面对着偏见、歧视、恐惧、仇恨、剥削、欺凌、骚扰、侵害、绑架以至谋杀的威胁。父权制这种对非顺性别男性的压迫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应该努力用实际行动去终结它。

性别认同

粗略地说,性别认同 (gender identity) 是你对自己具有生理性别的身体与自己的社会性别的主观体验。我们对自己性别的体验,影响着我们对自己性别的表达——我们怎样穿着、打扮、说话、行动,我们怎样同家人、恋人、朋友、同事、陌生人相处,我们怎样看待自己的个性、能力、爱好,以至我们怎样理解这个世界和参与到这个世界中去。

你的性别体验可能很美妙,可能很难受,也可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一些人会认同自己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TA 们可以被称呼为「顺性别」(cisgender)。

一些人则会对自己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感到不舒服——TA 们在经历着「性别不安」(gender dysphoria)。性别不安在以前叫作「性别认同障碍」,但因为把对性别感到的不舒服划归为一种障碍或疾病并不站得住脚,世界上的主流医学与精神健康组织都已经摒弃了「性别认同障碍」的说法。

性别不安可能发生在小时候:你可能很想要出去打篮球,可是家人告诉你那是男孩子的运动,于是不准你去;你可能很喜欢很想要一条漂亮的裙子,可是家人告诉你只有女孩子才穿裙子,于是不给你买。性别不安也可能发在青春期:你可能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化与你自己想要变成的样子并不一样,你可能会发现自己想要做的事和想要成为的人与别人对你的期待并不相符。性别不安还可能发生在成年以后:你可能一直认同自己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却突然感觉到一种不舒服。所有这些都是完全正常和没有问题的。

一些人因为自己的性别认同与自己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不一样,而常会称呼自己为「跨性别」(transgender)。性别不安是跨性别的非充分与非必要条件。有的跨性别的人不会感到性别不安,也有的会感到性别不安的人不认为自己是跨性别。

如今,某些精神疾病分类与诊断标准仍然保留着「性别不安」这一诊断,只是保留它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让有需要的人能够更便利地获得医疗资源。2018 年 6 月,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相关诊断从《国际疾病分类》(ICD-11) 的精神疾病分类中移除,这标志着跨性别进一步的去病化与去污名化。

一些跨性别的人会选择向家人或朋友出柜;一些跨性别的人会请别人用符合自己性别认同的名字和代词称呼自己;一些跨性别的人会以自己认同的那个性别的方式穿着、打扮、说话、行动与生活;一些跨性别的人会选择接受性激素和手术干预,以使自己的身体与自己的性别认同相符。这些都是完全正常和没有问题的「过渡」(transition)。每个跨性别的人选择过渡的方式都不一样,也有的人不会选择过渡,这些都是值得尊重的决定。

未成年跨性别者的过渡,尤其是涉及到性激素与手术干预的过渡则是一个两难的伦理问题:一方面,未成年人往往被视为不够成熟,未必适合做重大的人生决定;另一方面,青春期第二性征发育阶段本身就是性别不安的高发期,如不进行干预可能会严重影响未成年人这一时期的日常生活。这一矛盾目前可通过使用青春期阻断剂 (puberty blocker) 来可逆地延缓第二性征发育,从而为是否进行进一步过渡留下更多考虑的时间。为此,我们不必再妖魔化未成年跨性别者在获得专业医疗支持下进行的过渡。遗憾的是,目前在世界上的大部分地区,未成年跨性别者都还难以得到有效的医疗支持与关注。

在考虑过渡时,与对跨性别友好和有经验的心理医生交流往往会非常有帮助。在考虑接受性激素或手术干预时,也应该寻找对跨性别友好和有经验的医院和医生。不寻求专业医疗建议而自行服用性激素或自行手术是非常危险的。

Passing

在日常生活中,跨性别的人会用特定的方式表现得像顺性别的人一样。比如,跨性别女性可能会像符合社会性别规范的顺性别女性一样穿着、打扮,遵循她们的行为举止、社会习俗等,做到能顺利进入并使用女卫生间也不会被人「看穿」,如此来让旁人相信她的社会性别、生理性别或出生时被指定的性别也和顺性别女性一样。这常常被称作「passing」。

值得注意的是,passing 绝非是对别人的欺骗或是伪装,而是跨性别的人对自我性别认同的表达。并且,在一个恐惧、歧视跨性别的社会里,passing 也能起到保护跨性别者人身安全的作用。

当然,passing 也有着自己的伦理顾虑。它加固着二元的性别表达和性别刻板印象。它也常常误使人以为「让自己与顺性别看不出区别」是跨性别者的过渡目标——潜台词是,只有顺性别才是「真正的」那个性别。另外,有的人的身体更容易 pass 成顺性别,而对 passing 的追崇很容易会给跨性别的人,尤其是身体不那么容易能 pass 成顺性别的人,造成巨大的焦虑和压力。相应地,也有很多跨性别者对自己的跨性别身份感到骄傲,不想要 pass 成顺性别。

总而言之,跨性别的人是否选择更多地 pass 成顺性别往往取决于非常不同的原因,TA 们的选择和 TA 们的性别认同一样值得所有人尊重。

男女二元之外的性别认同与社会性别

你对自己的性别认同可能既不是女性,也不是男性,这也是完全没有问题和值得去拥抱的。

一些人的性别认同是可以变化的、能够流动的、非一成不变的,TA 们常会称呼自己为「性别流动」(genderfluid)。一些人没有性别认同,TA 们常会称呼自己为「无性别」(agender)。一些人有两个或多个性别认同,TA 们常会称呼自己为「双性别」(bigender) 或「泛性别」(pangender)。

不同人的性别体验都是不同的,这些词语往往也都很难准确表达一个人对自己性别认同的理解。一些人会用别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性别认同,还有一些人会简单称呼自己为「非二元性别」(nonbinary) 或「性别酷儿」(genderqueer)。很多自我认同是非二元性别或性别酷儿的人会认为自己是跨性别,也有人不会。这些都是完全可以理解和没有问题的。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非「西方」的社会传统中本身就长期存在着二元性别之外的性别认同与社会性别,比如北美原住居民中的「two spirit」、南亚文化中的「hijra」等等,都揭示着远远比二元更为丰富的性别认同与社会性别。

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性别认同,使用 TA 感到适合的名字、代词称呼 TA,用 TA 感到适合的词语来描述 TA 的性别认同。

跨性别出柜

在跨性别者中,一些人会选择隐藏自己的性别认同,一些人会选择把自己的性别认同告诉特定的人,也有一些人会选择非常公开地表达自己的性别认同。后两种都是「出柜」(coming out)。

相比起同性恋、双性恋等的出柜,跨性别的出柜有自己独特的难处。一方面而言,虽然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理解同性恋与双性恋,但社会对跨性别却还有很多的误会、不理解甚至偏见与歧视。另一方面而言,过渡尤其是涉及到性激素与手术干预的过渡会让隐藏自己的跨性别身份变得非常不容易。此外,是否要告诉过渡之后认识的朋友自己的性别历史,也往往是需要斟酌的决定。

出柜通常意味着对自己性别认同的接纳,是一件非常、非常勇敢的事。但同时,出柜也往往是很痛苦、焦虑、可怕的,在家人不支持等情况下甚至可能造成人身危险。没有准备好出柜是非常正常和没有问题的,没有必要感到羞愧,也没有必要因为自己没有出柜而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正的」跨性别。只有你自己能决定要不要出柜、什么时候出柜、向什么人出柜,不要让任何人替你做这样的决定。

出柜是一段过程。出柜的第一步往往是对自己出柜,接着才是考虑要不要对自己极信任的家人或朋友出柜。此后再决定是否要和同事或同学,甚至是在更公开的范围内出柜。

出柜不是一次性的。相反,每当遇见一位新朋友、新同事/同学等时,你都可以自主决定是否要、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向 TA 出柜。

出柜要保证自身安全。在人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千万不要出柜。即使是向深爱的家长出柜,也要认真考虑清楚,TA 们是否有可能会断绝你的生活费,是否有可能会把你囚禁在家,是否有可能迫使你否定自己的性别认同甚至让你被迫接受性别扭转「治疗」,等等。

出柜要留有 B 计划。在出柜前要计划清楚,要是事情失控自己可以怎样脱身、怎样确保人身安全、有哪些信任的人可以帮助自己、有哪些当地的 LGBTQ+ 组织可以提供庇护等。

出柜要做好心理准备。对方有可能做出会伤害到你的反应,你可能会失去一位挚友甚至家人;但也无需在事前就推定所有人都会这样反应,你的朋友、同事、同学或家人也可能会为出乎你意料地支持你,并因为你对 TA 们的信任而充满感激。

决定要不要出柜、向什么人出柜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若有人向你出柜,请知道这其中饱含着 TA 对你信任;而为了不辜负这份信任,请不要在没有取得 TA 同意的情况下,把 TA 的性别认同告诉别人。

即使你只是偶然知道了一个人的性别认同,也一定不要在没有取得 TA 同意的情况下,把 TA 的性别认同告诉别人。替人出柜不仅是对其隐私与自主性的不尊重,还可能将其置于人身危险之中。

以上是"形式婚姻中的性别认同"的内容,本文的主题是“当然,passing 也有着自己的伦理顾虑。它加固着二元的性别表达和性别刻板印象。它也常常误使人以为「让自己与顺性别看不出区别」是跨性别者的过渡目标——潜台词是,只有顺性别才是「真正的」那个性别。另外,有的人的身体更容易 pass 成顺性别,而对 passing 的追崇很容易会给跨性别的人,尤其是身体不那么容易能 pass 成顺性别的人,造成巨大的焦虑和压力。相应地,也有很多跨性别者对自己的跨性别身份感到骄傲,不想要 pass 成顺性别。”。形式婚姻网致力于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如果你对以上文章内容感兴趣,那么你可能对以下文章也感兴趣:

婚姻娶“谁”都是件麻烦事

我想,所有女人都会认为好男人都是遵从于女人的男人,实际上真正有价值的遵从,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夫妻之间,都要有自己的尊严和准则。当一个男人失去尊严地对一个女人好,女人反而会尽可能地“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增益其所不能”。你真听话她又会从心眼里看不起你。可是当男人对女人有所怠慢时,又会成为一个女人满心委屈和失落的理由,究竟在女人的眼中怎样才能算一个好男人呢?就是时刻能给女人幸福感的男人吧。每一个女人都希望找到这样一个男人,可是都没有找到,只好在哀怨中度过一生。

面对不堪的婚姻过往 宽容or接受

对于Max来说,眼前的这一切幸福,更需要好好去把握。那段年少轻狂的记忆,确实在妻子的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坏印象,就用今后的日子来慢慢纠正、弥补这一切吧。工作纵然重要,但是在幸福面前,都算不得甚么。多花点时间陪陪小妻子,让幸福,成为这段婚姻、成为未来的主旋律。

善待他人才能过好这一生

医生发现她失血过多要输血,遗憾的是弗拉茨的血型并不多见,卡尼尔和那些美国学生没有一个和她的血型相匹配。这时,卡尼尔注意到了那位始终默默站在一边的黑人少年,弗拉茨正是因为想拉他才摔下山沟的。卡尼尔走过去对他说:“试试你的血吧!”

来自同性形式婚姻真的很完美吗

来自同志群体的特别调查新闻提示“我和他是‘gay’,他已经29岁了,他父母不知道他的情况,逼着他快点结婚,他不想失去我,我一样也不想失去他,我想发个征婚启事,寻找两名相爱的‘拉拉’,和我们分别结婚。而事实上,我们四个人还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你也痛苦地在亲情和爱情之间挣扎,请和我联系,qq:××××××××。”在某网站上一则长春同志男性征婚广告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和他接头后,记者了解了他的心声和痛苦,随后又走近了那个(同志)群体。通过采访我们发现,婚姻对于他们来说,是渴望也是最难逾越的障碍,在父母亲情和同性情之间,他们痛苦地选择。其实同志者更希望得到社会的理解。故事一gay和拉拉“相亲”我在网上给他征婚,不过征婚的对象必须是拉拉,这样既可以举行形式上的婚礼,又给家人一个交代,同时两人还能在一起把未来寄托在“相亲”上一个雨夜,在网上发布征婚启事的两个男生阿辉、阿香和两名拉拉小新、小露相约在一家西餐厅见面。阿辉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显得很斯文,阿香穿着一件红色上衣,看上去很清秀。他们很有礼貌地和小新打着招呼。阿香给人的感觉很腼腆很含蓄,阿辉倒是显现出一种绅士风度。也许因为知道需要交谈的内容不方便让别人知道,他们选了一个很安静的角落。阿辉坐在圆形沙发的外面,阿香坐在里面,但是他和小新之间留着很大的一段距离。于是一次很特别的“相亲”开始了,一段很少让常人了解的故事开始了,也开始了小新对阿辉和阿香更深的了解和同情。异性的追求让他感到难受“我今年已经29岁了,家里人的态度让我受不了,我的母亲逢人就求人家给我介绍女朋友,我也在家人的安排下看了好多。可是我自己知道我不能耽误别人,我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阿辉苦笑了一下。他的手一直放子桌子上,双手交叉,不停地动着。“曾经也有一个女孩要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她又哭又闹,不停地问我为什么,可是我给她的回答就是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她想要一个像样的理由,可是我没有。那时候我也很难受,虽然我对女孩子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看到她那痛苦的样子我也很不忍心,但是我知道自己这辈子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路。”把四人的生活拴在一根绳上“我和阿香是在网络中认识的,当时约好见面后,我们就决定在一起了。阿香像个小孩子一样,他家是外地的。他的心不细,和我正好很互补。我们只和家人说在一起合租个房子。”阿辉说。此时,一直不说话的阿香忽然冒出了一句话,“我想出的办法,在网上给阿辉征婚,不过征婚的对象必须是拉拉,这样他们就可以举行形式上的婚礼,给家人一个交代,同时我和阿辉还能在一起。”“我们的想法只是初步的,具体要怎么做还要四个人在一起研究。因为毕竟以后就是四个人拴在一条绳子上。”阿辉说。故事二有美满家庭又是双性恋丈夫从事地质行业,常年不在家,她一个人领着孩子生活,丈夫对此自责不已,反倒是她常常劝解丈夫,“我是一个双性恋”在一家酒吧,记者见到了白晓玲,她是长春市一家医院的护士,今年32岁,已经是一个5岁女孩的妈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的丈夫从事地质行业,一年中的绝大部分不在家,只有白晓玲一个人领着孩子生活,丈夫对此自责不已,反倒是白晓玲常常劝解丈夫。“我是一个双性恋”,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白晓玲慢慢地说,“虽然我爱着我的丈夫,但是同时我还有一个同性的老婆,而且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还要利用个人时间对一些朋友(同志)进行一些医疗常识的讲解,所以我在这个圈子里还被大家笑称为“医生”。坐在喧嚣的酒吧,想要静静地交谈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与白晓玲的交谈不得不提高了嗓门,如此一来也吸引了旁边休闲的人的注意,得知记者的来意后,坐在一旁的人明显地采取了躲避的态度。在记者一再保证不会拍照的前提下,两对“拉拉”坐了下来参与了谈话,其中一对二十多岁的拉拉手拉着手,不时地抬眼望着对方,偶尔还会有一些例如亲吻和抚摸一类的亲昵动作。故事三高中时就对异性“不来电”想想自己是同志就头疼,一旦有一天被人发现,任何一个类都归不进去,是个另类,是个特例,一下子就会觉得自己不正常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暂且叫她小a吧。“高中对我来说是场噩梦,每天不停地在否定自己、怀疑自己,这种感觉好像是天生的。”小a靠在情人的肩上说。“从懂事起,我就知道自己可能和别人不一样,比如喜欢和小女孩玩,但是也没有感到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上了初中,渐渐意识到自己跟平常人不一样了,可是也解释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同。”拉着情人的手小a继续说。记者:那你什么时候确定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小a:上高中的时候,班里的一个男生很帅气,有挺多的女生喜欢他,后来他告诉我他喜欢我,可是我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心里甚至隐隐地觉得这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记者:你周围的人知道你的事情(同志)吗?小a:不知道,我不会告诉他们,尤其是我的父母。记者:能讲讲你那时候的感受吗?小a:我那时候每天总是不停地在否定自己,很不合群,和周围的很多东西都格格不入,还得伪装自己、明明不喜欢男生,还要作出和男生的关系很好。我那时候想

人生是一种糊涂一份模糊

最难走的是路,遥远而疲惫,许是因为没有方向,没有自我;最难懂的是心,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许是因为太多烦扰,太多追求;最难舍的是自己,忘不了,也丢不下,因为已经成为习惯,成为生命。在美丽的风景中,纯澈自己;在奔波的忙碌中,实现自己;在无憾的岁月里,懂得自己。

形式婚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gayles.com/article-14658.html

形婚_形式婚姻网,创办于2005年,是广受欢迎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平台,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形式婚姻/形婚咨询指导,提供形婚APP下载与服务。

联系我们: 客服QQ:客服QQ 热线电话:热线电话 站长信箱:给站长发站内信

Copyright 2005 形式婚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9009580号-1

形式婚姻网( www.chinagayles.com) 版权所有 Sitemap

Processed in 0.0861 second(s), 5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