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婚_形式婚姻网

我要找: 地区: 年龄:

首页 > 形婚言论 > 正文

同性婚姻与“接触理论”

作者:形婚_形式婚姻网更新日期:2015年1月01日
同性婚姻与“接触理论”

在志愿者离去以后才出现的有关对话,使人改变主意的效果之强,几乎不下于选民与志愿者的原始对话。而且在事隔一整年以后,这些效果仍然显著。

形婚_形式婚姻网,创办于2005年,是广受欢迎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平台,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形式婚姻/形婚咨询指导,提供形婚APP下载与服务。

盖洛普民调1996年第一次调查美国人对法律承认同性婚姻的看法时,只有27%的美国人说他们支持同志结婚。今年5月,这个数字增加到55%。事情为什么会像这样演变?有关报道一般认为,这不是政治人物与政治运动推波助澜的结果,而是舆论自然演变造成的——美国人发现自己越来越了解男、女同性恋者,与他们相处越来越自在,也开始接受他们有关人权的政治要求。

  大量社会学研究成果也证实此一看法。这些研究显示,人际互动可以匡正偏执的观点。心理学家奥尔波特(Gordon Allport)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一项名为“接触理论”(contact theory)的假设,如今越来越红,因为许多转而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改变观点都与这项假定有关。奥巴马总统2012年说,他的孩子有一些朋友是同性伴侣带大的孩子,他之所以改变对同性婚姻的看法,就是因为与孩子的这些朋友有所接触。翌年,原本坚决反对同性婚姻的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波特曼(Rob Portman)也宣布改变立场,因为他的儿子是同性恋者,影响了他。

  加州地区近来还进行了一连串罕见的实地实验,测试与陌生人的接触是否也能在有争议的议题上加速改变个人看法。发起这项实验的弗莱舍(Dave Fleischer)是政治活跃分子,在8号提案(Proposition 8)于2008年通过后移居加州。加州8号提案是一项州宪法修正案,内容否定了加州同性婚姻的合法地位。弗莱舍的这项实验,在同志过去认为对同性恋很友善的加州进行得很好,还在民主党人聚居的洛衫矶县赢得多数支持。

  弗莱舍与他的“投票争平等”(Vote for Equality)团队派出志愿者,针对当年支持8号提案的洛杉矶市郊几个选区进行挨家挨户拜访,问选民为什么反对同性婚姻。弗莱舍说:“我做了40年的游说、拉票工作之后,才想到这个点子。”他于2009年1月展开这项实验之初,设计的第一份问卷基本上只有两个简单的问题:“你对男、女同性恋者结婚有什么感想?”以及接下来的:“能请教你为什么这么想吗?”在问这第二个问题的时候,他指示志愿者们“可以视情况,向受访人浅述个人看法”。他派出的许多志愿者是男同性恋者。这项指示鼓励志愿者们向刚谋面的陌生人倾诉心声。

  经过1.1万次登门造访后,很显然,仅仅与一名同性恋者交谈这件事,已经能使原本反对同性婚姻的人不再像过去那么抗拒同性婚姻。这些访谈的时间往往能持续20分钟,甚至更久。弗莱舍说:“就受访选民的观点而言,我们进行的是非常低调、丝毫没有压力的谈话。我们与他们进行一对一私下交谈,谈话内容也只有你知我知。选民聆听志愿者的心声,不加任何判断。让他们,事实上还鼓励他们,讨论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的事。像这样的交心,人生能有几回?几乎绝无仅有。”

  弗莱舍于2013年会晤格林(Donald Green)。格林是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选民行为的教授。格林说:“我的原本看法是,长期固有的态度转变过程会很缓慢,而且就算你改变了它们,接触结束后不久,旧看法仍会故态复萌。”格林同意协助弗莱舍测试这项“接触理论”假设,还为他引荐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研究生拉克尔(Michael LaCour)。

  拉克尔在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就读期间设计过一项实验,让受试者在Facebook上阅读友人有关“I'm Coming Out”(编按:这是Diana Ross的畅销歌曲,之后成为同性恋者的代表歌)的帖子,然后观察受试者对同性恋看法的转变(Facebook当时拒绝与拉克尔合作进行这项实验,因为该实验推动某种政治议程)。拉克尔与格林共同设计了一项实验,评估弗莱舍的志愿者,在真实世界中对选民观念造成的影响。

  拉克尔派出“投票争平等”志愿者,在8号提案获得多数选民支持的几个选区造访约1000户住户。通过随机抽样,志愿者对有些受访住户讲述弗莱舍的同性婚姻观,对另一些住户则只谈一些不痛不痒的环保回收议题。拉克尔还登记成册,记录哪些选民曾接受同性恋志愿者造访、讨论弗莱舍的同性婚姻观。之后,对住户进行的后续调查显示,在100分满分的“感觉温度计”上,曾与同性恋志愿者讨论同性婚姻的选民,转而赞成同性婚姻的人,比例增加了两位数,比那些接受非同性恋志愿者造访的选民,态度转变比例多了将近一倍。

  这是接触理论的实践。讨论同性婚姻的经验,似乎能让人像受到震撼一样,立即重新考虑他们在听到门铃响、出来应门以前,自以为深信的观念。拉克尔问道:“你或许有同性恋同事,但他们会与你直接讨论这个议题吗?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找上门来(谈这个议题),不仅令人不安,而且非常怪异。”针对那些与(曾经接受志愿者访问的)选民住在一起的人,拉克尔也做了后续调查,结果令人称奇——他们的意见也改变了。在志愿者离去以后才出现的有关对话,使人改变主意的效果之强,几乎不下于选民与志愿者的原始对话。而且在事隔一整年以后,这些效果仍然显著。

  对那些想在争议性社会议题上改变选民意见的人,这些发现提供了令人振奋的前景。格林已经在德州展开一项实验,由拉丁裔志愿者以民主党人身份向拉丁裔选民拉票。他还在为另一项实验进行筹款,准备招募志愿者以枪械暴力受害人的身份游说选民,推动枪械管制(这样的设计可以轻松反其道而行,只要让志愿者表示他们是枪械拥有人就行了)。格林说:“对于想将这理论付诸于行的人来说,问题在于,用多少水加以稀释以后,它仍能保持一些冲击?如果对话时间不到22分钟,是否仍能改变人的主意?”

  弗莱舍目前正在协助计划生育组织(Planned Parenthood)洛杉矶分会整顿它的游说拉票做法。计划生育组织洛杉矶分会行政总裁(CEO)唐莱普(Sue Dunlap)说,由于洛杉矶分会未能阻止加州通过几个全州性公民投票案,以决定未成年人堕胎是否必须先照会父母,分会领导层认为它过去运用的传统倡导策略已经失败。现在分会开始尝试弗莱舍的做法。唐莱普说:“我们希望为选民制造空间,让他们有错综复杂的感觉,而且仍能迈步向前。”

  不久前一个周六上午,几十名志愿者聚在加州惠蒂尔受训。训练师告诉他们,在访问选民时,首先要请选民以从1到10为准,说明自己对堕胎权益的支持度。接下来,真正重头戏上场:志愿者要与选民讨论他们本身的堕胎经验。一位名叫米拉齐(Virginia Millacci)的训练师建议志愿者们:“要用自我表白的方式,营造与选民的相互信任与了解。能把我们自己在选民面前毫无保留地摊开,回报会十分可观。”

以上是"同性婚姻与“接触理论”"的内容,本文的主题是“在志愿者离去以后才出现的有关对话,使人改变主意的效果之强,几乎不下于选民与志愿者的原始对话。而且在事隔一整年以后,这些效果仍然显著。”。形式婚姻网致力于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如果你对以上文章内容感兴趣,那么你可能对以下文章也感兴趣:

形式婚姻大讨论

“形式婚姻”所构成的应该是一个大家庭,即“2男+2女”式,因此我们4人彼此之间必须相互理解,互相帮衬。男女之间的恩爱场面应当经常出现,不过这种感觉在我自己看来仅仅是亲人的情分而已,不能理解成正常夫妻的那种感情状况,说白了,就是要会“装”吧。

婚姻亮起红灯 不要急着骂小三

其关键在于所谓受害人的反应和应对方式,一味的去骂“小三”的出现或一味的要挟或对施害者进行攻击。这是最低级的手段。男人天天叫嚷着出轨与爱情无关,爱上一个女人的身体,却未必爱上她的大脑。但如果两个人之间只有性,而没有思想上的交流,无法抚慰对方心灵和思想上的痛苦,那和嫖的定义没什么区别。

关于婚姻的四个误解

恋爱中,我们会问对方:“和我在一起你快乐吗?”,或者问自己:“和他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我有多少天是快乐的?”的确,如果两个人矛盾重重,问题不断,那么这样争争吵吵的日子的确感受不到一丝恋爱的甜蜜与温馨。

北京形婚交友推荐(男)20211030

广东会员推荐(男)20220928

形式婚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gayles.com/article-11232.html

形婚_形式婚姻网,创办于2005年,是广受欢迎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平台,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形式婚姻/形婚咨询指导,提供形婚APP下载与服务。

联系我们: 客服QQ:客服QQ 热线电话:热线电话 站长信箱:给站长发站内信

Copyright 2005 形式婚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7008383号-7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桂B2-20220039 | 桂公网安备45020202000386号

形式婚姻网( www.chinagayles.com) 版权所有 Sitemap

Processed in 0.1120 second(s), 5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