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婚_形式婚姻网

我要找: 地区: 年龄:

首页 > 形婚言论 > 正文

如果孩子是同性恋

作者:形婚_形式婚姻网更新日期:2014年12月31日
如果孩子是同性恋

还有女权主义者、少数族裔、残障人士等,成为了LGBT的同盟军一位“同爸”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解放全人类的口号谁都会喊,但具体地尊重一个人、帮助一个人却很难做到。”

形婚_形式婚姻网,创办于2005年,是广受欢迎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平台,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形式婚姻/形婚咨询指导,提供形婚APP下载与服务。

就在苹果CEO库克宣布出柜的第二天,大学同学Z邀我吃饭,并向我公开了同志身份。我自然十分吃惊,但更多的是懊恼。回想与他十多年相处,以为很了解对方,但竟未发现他一直处于阴云之中。在国内,公开出柜十分艰难,因为不确定会遭遇怎样的眼光。也可能为此而丧亲失友、丢掉工作学业、被迫背井离乡,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因此,十多年来,Z一直将秘密紧锁,不知经历了怎样的惶恐。这些年,他一直不谈恋爱,我们以为他专心事业,或是要求太高。其实不然。他越来越清晰地了解内心。

  Z最后还是选择了移民。他即将要飞往南太平洋一个岛国了。这次会谈,除了是向我坦白外,还是来告别的。虽然他万分不愿意离开家乡,但他执着地寻找一个更能包容的地方。

  我非常痛恨自己。在这十几年的相处间,我或许也扮演了可恶的角色。大大咧咧,粗枝大叶,没看出Z的痛苦,更不要说给他足够的理解。如果他有一个足以袒露心迹的朋友,可能不至于毅然离去。说到底,我们的社会还有诸多不完美。对同性恋者而言,缺乏色彩,包容不足,存在着偏见,甚至敌视。

  Z抬头看天,“最放不下的,还是父母”。

  (一)

  同性恋者的父母,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人群。他们基本是异性恋者,但同性恋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他们的家庭里。

  某一天,他们在操心子女的婚事时,子女突然告诉他:“我喜欢同性。”这时候“天都塌了”。他们忘不了子女“出柜”的那一天。马上“理解”、“认可”的人少之又少,更多的是质疑、愤怒、哭泣。在他们的讲述中,“丢人”、“彻夜未眠”、“晴天霹雳”、“心如刀绞”,这些词反复出现。

  这不难理解。从社会看,中国传统文化根深蒂固,男婚女嫁思维已成定势,人情礼数已成学问。这让同性恋长期与“性变态”、“流氓”、“不要脸”等负面词汇联系在一起。母亲的第一反应,往往就是“孩子是不是学坏了”、“变成流氓了”、“是不是教育出了问题”、“读书太多把脑子读坏了”、“看了不该看的电影”等等。

  所以,父母往往成为同志最直接的迫害者。在很多同性恋子女眼中,父母“可怜又可恨”。

  Z的母亲,一开始接受不了真相。她想方设法把Z的性取向“扭过来”。一方面,Z妈妈还四处带孩子进行“治疗”;另一方面,说服、威逼,甚至驱赶其男友。在哭闹中,整个家庭陷入了僵局。Z透露,他还知道更绝的案例,比如殴打、以死相逼、斩断经济来源等。越是年轻的同志,遭到的伤害就越大。

  父母的举动无疑是出于爱。但以爱为名,如果缺乏理解,会带来更可怕的伤害。就像强迫孩子参加补习班的家长、强迫孩子报考不喜欢专业的家长、强迫孩子学乐器的家长……简单粗暴的家长之爱,往往是孩子最痛苦的回忆。豆瓣小组“父母皆祸害”,就以多个“控制与反控制”的例证说明了这一点;但这个道理,同志们恐怕感悟得尤其深。我突然意识到,这一代人,都是“红旗下的父母”——出生于1950、1960年代,在红旗下成长,接受国家主义话语,思想正派,性格坚韧,婚恋观保守,同时缺乏弹性与柔性,难以被说服。子女的同志身份,无疑触动了他们最不能接受的一条神经。

  不少子女,在父母的铁腕下妥协,走进了异性恋婚姻。最近,一位专栏作家写了一篇文章《恋爱不及时,相亲遇同志》,大龄女青年看了大惊失色。确实如此,很多同性恋者迫于长辈的压力,随便挑了一个相亲对象,与之成亲。常见的桥段是,一个大龄女青年突然嫁给“男神”,以为捡到宝了,后来发现对方是Gay,婚姻就像一场噩梦。对同志来说,这同样很痛苦。我问Z,同志与异性结婚,婚后生活怎么样?Z反问:“你跟一个男人上床时,你什么感觉?”我哑然。

  有一天,Z对妈妈说:“我妥协可以,但我不想害了无辜的妻子。”

  他妈妈听后,关上门,再也没说过这个话题。

  (二)

  有必要再次强调,同性恋不是病。

  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NIH)一个研究小组发现,位于X染色体上的等位基因Xq28(所谓“Gay基因”)能预测男性的性取向。因此,有学者初步认定,“男同性恋性状的出现是受基因的直接影响”。更有说服力的是贝利与皮拉德的“双胞胎研究”,他们发现,卵双胞胎中如一人是同性恋者,另一人是同性恋者的几率是52%;而在异卵双胞胎中,这个几率是22%;而普通兄弟(不同年份出生)的几率则更低,只有9.2%。这个案例进一步说明基因与遗传在性取向中的决定性因素。

  随着人类临床医学的进步及对同性恋问题研究的深入,渐渐发现同性恋者不是“异常人”,他们是正常的,就如人群中会有一定比例的左撇子一样。

  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把同性恋从公认的精神病名单中去掉。1998年,美国心理学会和美国精神病学会公开声明,反对同性恋转变为异性恋的治疗。2001年,《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

  “同性恋不是选择的结果,父母不能转变孩子的想法。”中国社会学家李银河说。

  2013年6月,一个新闻让全世界同志们感到释然——美国最大的反同性恋团体“走出埃及国际”(Exodus International)正式宣布解散。这个宗教团体多年来一直宣传“信仰拯救同性恋者”,其主席艾伦·钱伯斯(Alan Chambers),自称是“弯变直”的案例,娶了妻子,并四处讲学,宣扬“同性恋可以治愈”。它之所以解散,是因为艾伦·钱伯斯“终于演不下去了”。他坦白自己依然喜欢男人,并称“什么同性恋治疗都是胡言乱语,99.9%的同性恋者忍受了治疗项目,但是无助于转变性取向”。于是,一座罪恶的城堡倒塌了。

  捷报接踵而来。几天后,美国最高法院终于撤销了联邦同性婚姻禁令DOMA。它意味着美国从此获得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理论依据。从那时起,联邦政府不可以再拒绝承认同性婚姻。跨国同性伴侣终可为彼此申请美国绿卡。那一天,白宫门前的草坪上,满是庆祝的人群,人们撑起一面巨大的彩虹旗——“世界本就不只有一种颜色的,它是五彩缤纷的”,这是“他者运动”的一个著名口号,“彩虹”也是同志们自我骄傲的图腾。

  近20年来,同性婚姻合法化运动取得巨大进展,成为“他者运动”中最震撼人心的部分。很多同志扬眉吐气,终于摆脱了无光的暗夜,战胜了捆绑在身上的道德枷锁。更多与同性恋相关的文学、影视作品的出现,他们也尝试着发声。这事件说明,世界正在发生一些可喜的变化。

  (三)

  2014年11月8日,在香港举行的LGBT(男、女同性恋者以及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大游行,近9万人参加。人数比去年多了一倍。媒体发布了照片,这些主流叙事之外的“他者”,穿着色彩鲜艳的衣服,骄傲地展示着。

  但有两点,媒体没有透露:

  第一,游行队伍中,大陆人占了相当比例,很多同志从北上广深等大城市赶到香港,参加了这场盛会。这说明了香港同性恋大游行不仅是香港的事,也成为大陆同志的一次展示。Z也借助这个机会,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进行了一次自我释放。

  第二,游行的不全是同性恋者,不少异性恋者也加入了进来。他们大多是同性恋者的亲友,其中不乏年过半百的老人。他们从最初的“迫害者”,变成了“支援者”;从此前的感觉丢脸、感到害臊,变成与子女一起“抗争”。这是游行中最感人的一刻,意味着理解与包容萌芽的出现。

  参与了游行的D妈妈,在博客上写下这么一段话:

  “孩子在我眼里,仍然和过去一样健康正常,一样优秀聪明。经过两年多的学习和沟通,我终于清楚地知道:孩子没有错,我也没有错,和我们一样,是大自然造就的,不需要改变,也不需要都和异性恋一样结婚生孩子等等,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心愿,和自己喜欢的人生活享受情感就好。我有些坦然,心情完全不一样了,也不再胡思乱想。我告诉儿子:我支持你!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

  开明的父母,成为第一批站在同志身边的异性恋者。在大游行中,还有很多同性恋者的亲友,对话题关注的人士,加入声援的行列。还有女权主义者、少数族裔、残障人士等,成为了LGBT的同盟军一位“同爸”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解放全人类的口号谁都会喊,但具体地尊重一个人、帮助一个人却很难做到。”

  事实上,同性恋问题的本质是人权问题,关乎社会对个体的宽容和尊重。这问题不仅关乎国家法律制度,而且与传统文化、社会包容度等因素有关。无论是社会还是家庭,你是否足够尊重个体的选择?面对同性恋子女,你是选择理解还是施以棍棒?你是否给孩子足够的空间?是否有足够的公共机构,帮助困惑的群体……之前,他们都选择了“隐形”,直到今天,我们慢慢看到他们的面目。一位从事志愿服务的北京工程师(异性恋)说:“原来他们不是小众,而是大众。”一些主流话语外的“他者”,终于让我们看到。这恰是社会进步的表现。

  但这还不够,目前,站在彩虹下的父母还不多。更多的父母依然在打压。现实社会对同性恋者的宽容度也不够,存在太多“玻璃门”。普罗大众依然“谈同色变”。丑化、矮化同性恋者的文艺作品并不少见。一位自诩开明的媒体同事说:“他们偷偷搞同性恋我不反对,为何要上街游行呢?”显然,在她“不反对”的背后,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偏见——觉得这是丑恶的、只能偷偷进行。而同性恋者之所以上街,就是要证明:爱一个人不是丑恶的事,这是个体的权利……

以上是"如果孩子是同性恋"的内容,本文的主题是“还有女权主义者、少数族裔、残障人士等,成为了LGBT的同盟军一位“同爸”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解放全人类的口号谁都会喊,但具体地尊重一个人、帮助一个人却很难做到。””。形式婚姻网致力于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如果你对以上文章内容感兴趣,那么你可能对以下文章也感兴趣:

能够温暖你的只有你自己

人之所以悲哀,是总沉浸在昨天的悲哀之中无可自拔,而非失去太多;人之所以愚蠢,是总会两次三次或更多次的掉入同一个陷阱,而非没有发现陷阱;人之所以寂寞,是原本一直在等的那个人已经离开心里,而非他还未曾到来。

走出失恋阴影的10个方法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在酒精的麻醉中,容易让自己的意识暂时的短路,而这是很多失恋的人常做的一件事。但是,如果自斟自饮的话,会在自我舔舐伤口的同时加强自己的寂寞感,让自己怅然若失。建议和几个能倒口水的狐朋狗友痛饮,这样可让自己敞开心怀的大醉一场,也能让自己借着酒劲倾倒下自己的情感垃圾。

我既然会是同性恋

今天就对一个陌生女人一见钟情。我以为我不会在见到她了,我早早的就来来到公司了,结果我竟然遇见她了

浙江形婚交友推荐(女)20211125

婚姻里的学问:断舍离

 丈夫离不开自己,孩子离不开自己,家离不开自己,你果真那么重要,还是缘于内心的不安全感,而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置于宇宙中心的位置?如果你习惯性站在家人角度想问题,现在请摘掉远视眼镜,站在自己的角度做一次选择。

形式婚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gayles.com/article-11230.html

形婚_形式婚姻网,创办于2005年,是广受欢迎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平台,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形式婚姻/形婚咨询指导,提供形婚APP下载与服务。

联系我们: 客服QQ:客服QQ 热线电话:热线电话 站长信箱:给站长发站内信

Copyright 2005 形式婚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7008383号-7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桂B2-20220039 | 桂公网安备45020202000386号

形式婚姻网( www.chinagayles.com) 版权所有 Sitemap

Processed in 0.1017 second(s), 5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