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婚_形式婚姻网

我要找: 地区: 年龄:

首页 > 形婚故事 > 正文

演唱了第一首生命之歌

作者:形婚_形式婚姻网更新日期:2020年7月29日
演唱了第一首生命之歌

我和姐姐们,很喜欢在月亮高高挂的夜晚,在家里的大院里,让爷爷搬个凳子在院子中间坐着,一人坐在爷爷的一条大腿上,一人指着天上的月亮,问爷爷:“爷爷那个是什么啊?”

形婚_形式婚姻网,创办于2005年,是广受欢迎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平台,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形式婚姻/形婚咨询指导,提供形婚APP下载与服务。

千里香又开了,我们循着花香,漫步在过去,那时爷爷的胡子又长又白,我们调皮地把从山上采回的千里香花,合着爷爷的胡子,在爷爷布满皱纹的脸上,扎了两个小辫儿,爷爷微笑着用他那粗拙的大手,像小女孩一样拨弄着,脸也学我们那样倔强地一扬,我和姐姐们都咯咯地合不上嘴,他也开心的一直笑着笑着……

爷爷,是一个铁匠,从我有记忆以来,他就是光着背,拧着一个大锤和父亲,你一捶,我一捶地打着那红彤彤的铁,铁焰红红的闪动着,像一团即将爆发的火,爷爷和父亲背上的汗水也是亮晶晶的,不停地向下流淌着,想要浇灭那团即将爆发的火。叮当、叮当、嘿—哈、黑—哈,在我们耳边一遍又遍地重复着那单纯而又充实的音乐,在我人生中谱下了和演唱了那第一首生命之歌—神秘、惊奇、震撼、动人。

我和姐姐们,很喜欢在月亮高高挂的夜晚,在家里的大院里,让爷爷搬个凳子在院子中间坐着,一人坐在爷爷的一条大腿上,一人指着天上的月亮,问爷爷:“爷爷那个是什么啊?”

“瓜娃娃,那个就是月亮啊!”他抬头呆呆的望着,仿佛那里有什么在呼喊着他。

这时,另一个人,则会狠狠地使劲儿扯掉他的一根胡子,“哎呦…”我们则会哈哈大笑,他也会跟着乐得合不上嘴。口里还会念叨着:“你看你们,真是瓜娃娃哦!”

继而,又给我们讲着那吴刚的故事,嫦娥的故事,一遍又一遍。爷爷还说,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死后都会回到天上。我们抬起小脸儿问爷爷:“那爷爷,我们会死吗,爷爷你会死吗,我们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吗?”爷爷笑着说:“傻孩子,每个人终有一天,都会死掉的啊…”我和姐姐一听,都急地差点哭了,我说:“爷爷,以后我不偷吃你的桂花糕了,你不死好不好?”姐姐说:“我们以后也不拔你的胡子了,我们保证,爷爷你不死好不好?”爷爷轻轻摸着我们的头说:“好好好,不死不死,只要你们听话,我就不死,乖,别哭、别哭哦!”

嗯,知道爷爷不会死以后,我们只要和爷爷一起在院子里看月亮,就会一个人问他同样的关于月亮的问题,一个则趁他抬头凝望时,就拔掉他的胡子,可他每次依然会耐心的回答,依然会抬头凝望。

那天,父亲和爷爷吵了一架之后,第二天就背着包,外出打工去了,我们偷偷躲在门背后,看着爷爷目送父亲离开时,偷偷摸了一下眼睛,那时不知道是为何?只依稀听得爷爷叹着气自言自语到:“打铁,还是我自己来吧,想去还是去吧,只要别苦了自己就好,就好啊……”

那天,姐姐也长大了,姐姐也想出去了,想去寻找与这里不同的天空,哭着求爷爷,同意她到沿海去读书。爷爷,沉默了一下,犹豫但又坚定的说了一句:“哎,还是要走啊?孩子,去吧,可一定要注意安全!”

那时,我站在楼顶,看着爷爷摸着姐姐的头,笑着,笑着,手却颤抖了起来,却硬要帮姐姐提行李 。

那天,爷爷在病床上,问我:“幺孙啊,你什么时候走啊?”

我笑着回道:“我不走!”

他回了一个“哦”,然后又说,“想走就走吧,孩子!爷爷,不会说什么的,真的。”

我笑着说:“真的。”

转过身,眼泪直流……

今年的千里香又开了,我们用千里香编织了两个小辫儿,放在他永久沉睡的房屋门外,只想让花香飘进他的屋内,让他知道,我们回来了。

那天,我看到了他的那颗星星,向我点了点头,飘下了几瓣千里香,上面写道“我知道,你们都会回来的……”

以上是"演唱了第一首生命之歌"的内容,本文的主题是“我和姐姐们,很喜欢在月亮高高挂的夜晚,在家里的大院里,让爷爷搬个凳子在院子中间坐着,一人坐在爷爷的一条大腿上,一人指着天上的月亮,问爷爷:“爷爷那个是什么啊?””。形式婚姻网致力于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如果你对以上文章内容感兴趣,那么你可能对以下文章也感兴趣:

不要让老公成为你生活的全部

就在她正在为升职和女儿上小学择校的事情双双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男人突然提出要跟她分居一段时间。问及原因,这时月收入只有她的二分之一多一点的男人开始像醉汉一样喋喋不休地抱怨说他娶回家的仿佛是个不通人情的女上司,他没吃过她的亲手料理,没和她一起带着女儿去儿童乐园,没享受过温柔乡。总而言之,他有了柔软的怀抱,他想离开这个客栈一样的家。只是为了女儿的原因,暂时不会离婚,并且周末都会回来陪孩子。

我与腐女交往的二三事

我和腐C聊天,问她:“你们是不是特想把全世界的男人都配对啊?”她特深沉地望了我一眼,叹口气说:“我们啊,是男人不搞BL我们不爽,但全世界的男人都搞BL我们更不爽…”我点点头,理解地看着她,说:“我觉得,你们还是正常的!”

如今“男色时代”已经来临

当然,男人“秀色”的目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和女人“秀色”的原因异曲同工,除了要人欣赏也希望为自己带来机会和名利,但是没有谁指望着就此找到爱情,这一点和女人不同。

我改变了对同志的想法

和正正分开两地两年多,偶尔相见,聚的时间太少。昨天有人问我,和正正持续不见面时间最长的一次是多久,我回忆了一下,好像三个月。又问,怎么受得了煎熬?是啊!我怎么熬过来的。

人生是一种承受

承受痛苦。痛苦就人生而言,常常扮演着不速之客的角色,往往不请自到,有些痛苦来的温柔,如同漫漫降临的黄昏,在不知不觉间你会感到冰冷和黑暗;有些痛苦来的突然,如同一阵骤雨、一阵怒涛,让我们来不急防范;当我们屈服于痛苦的时候,他可能使我们沮丧、潦倒,甚至在绝望中走向灭亡。当我们承受了痛苦,我们就会变的坚强自信,那么,此时,痛苦就变成了一笔物价的财富。

形式婚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gayles.com/article-14564.html

形婚_形式婚姻网,创办于2005年,是广受欢迎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平台,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形式婚姻/形婚咨询指导,提供形婚APP下载与服务。

联系我们: 客服QQ:客服QQ 热线电话:热线电话 站长信箱:给站长发站内信

Copyright 2005 形式婚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9009580号-1

形式婚姻网( www.chinagayles.com) 版权所有 Sitemap

Processed in 0.0722 second(s), 5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