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婚姻网

我要找: 地区: 年龄:

首页 > 形式婚姻故事 > 正文

长大了 我一定要嫁给你

作者:形式婚姻网更新日期:2019年11月22日
长大了 我一定要嫁给你

从那开始。潇就感觉到自己与平之间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默契。两人之间好象隔了什么东西似的。凭直觉她感觉到她和平之间的这段情感快要走到尽头了。在无数个寂静的夜里。她常常起来看着身边的平。平睡觉的时候像个。潇忽然这样想着。 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流在了脸颊上。

形式婚姻网是专业的形式婚姻交友平台,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婚交友服务,真情互助,形婚有爱,形式婚姻网帮助您实现人生自由与幸福!

长大了,我一定要嫁给你。

九岁那年。琳这样对平说。说这话时,初冬正午的阳光打在她小小的脸颊上,泛着一丝绯红。看得平的心猛地一跳。

从那开始,他便常常会想象若干年后的某一天,自己会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一样拉着自己心爱公主的手走上的殿堂。那该有多么啊。他这样想着,不禁笑了。很地。

他常常带着她上街。他们一起在街上看人来人往。大热天的时候平总会省下父母给的午餐钱,买来两根冰棍,一人一根。然后看着琳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吃完。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那时候他忽然想,要是能这样一辈子看着她吃冰棍,他宁愿什么都不要。

八年。

八年后,他和她都考上了,都是名牌,琳学的是化学,平学的是计算机。只是,他在上海,而她在北京。两地相隔的日子。他常常会想起他们在炎炎夏日手拉手逛大街的情景;常常会想起他和她一人吃一根冰棍的情景;常常会想起她对他说,长大了,我一定要嫁给你。

他的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暖意。轻轻地。拂过心头。

大三的暑假。他从上海跑到北京去看她。在火车出站口,他看见她,捧着一束红玫瑰。灿烂地笑着。初春的阳光洒在她披散着的长发上,美丽得令人眩晕。

琳。他走过去。轻声唤着。

你来了。平。她微笑着。把手中的玫瑰送给了他。

我有个同学在校外租了房子,本来是打算暑假在北京打工的。她父母却非要她回去不可。她知道你要来,临走前就把钥匙给了我。她依旧笑着对他说。

他跟着她到了那套租来的房子。房子坐落在学校正门边。街边种着一排法国梧桐。树叶延伸到窗前。弥散着淡淡的清香。

他静静地看着她。琳。他轻轻唤道。

怎么了?她转过头,看着他。眼神里已经有了一丝不安。

半年没有看到你。你变化了许多。他微笑着。掩饰住了内心的心绪。

是的。在岁月面前,每个人都是会变化的。每个人又是不可能变化的。她的眼睛定格在了窗前的梧桐树叶上。

他的心猛地一跳。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

她回过头来。眼睛一触及他热辣辣的眼神便躲开了。她低下了头。满脸羞红。

他看得心神荡漾。轻轻地拉过了她。紧紧地拥在了怀里。他感觉到她的身躯在微微地颤抖。他捧起她低垂的脸,往她红润的嘴唇吻去。

别。她伸出手按在了他的唇上。

他没有理会。依旧吻在了她的唇上。他的手开始在她光滑如缎的肌肤上滑动。

她感觉到体内一阵剧痛。睁开眼,看着一片梧桐叶子从树上脱落下来,在微风中轻轻飘了进来,最后落在了床边。

泪水忽然从她眼中滴落下来。

一个月后。她收到了他从上海寄过来的一封信。刚撕开信封。一张平整的纸片便从信封里掉落下来。

她俯下身拾起。那是一张冰棍纸。是十年前特有的那种。她把它放在桌上,展开了信笺。

琳:

还好吗?寄来一张我收藏了八年的冰棍纸。十年了。我无法忘记那个在炎炎夏日和我手拉手一起逛大街你知道吗。当我来北京看你,你捧着火红的玫瑰笑脸盈盈地看着我时,当你低着头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在心头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娶你。一定要跟你相守一生。

你知道吗,是你那低头间的温柔了我。有你的日子,我便永远也不会孤单。

爱你的平于上海。

她给他回了信。整张洁白的信笺上只有用书法笔写的一行触目惊心的大字。

虽然父母要我出国留学,但是我不去,因为,我爱你。

那个秋天,他是的。他常常独自一人徘徊在漫长的邯郸路。看着宽阔的大路上人来人往,他会忽然想起他和琳的未来,然后他傻傻地发笑。

从复旦正门出来,穿过国定路,武川路的文化花园里有一所新开的网络公司。他会常常在网吧登陆到这家网站的论坛上游荡,看着上边一个个熟悉和不熟悉的ID。看着他们在论坛里热烈地争吵,他的心里会忽然涌上一股暖意。他开始在一个叫“小资情调”的论坛里发帖子。

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属于漂泊的人。颓废的表情。黯淡的心绪。喜欢流浪,很少停留。 

很快,他的帖子就有人回复。是一个叫潇的女孩。她说。我猜想你一定是复旦的学生。  

他感觉很是惊讶。虽然他很少在论坛上回别人的帖子。但是这次他还是回了。

为什么。他在后边写了这几个字。

因为你的语言里流露出的颓废与忧伤。很小资的一个。同时又很显品位。只有复旦出来的学生才有这种味调。潇说。

他忽然感觉自己对这个叫潇的女孩有了兴趣。于是,他开始在那里停留。第一次长的停留。

人走累了,就该向往停歇。

漂泊久了,总会寻找归宿。

我也是如此吗?他问自己。然后笑。

六月。

琳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来信了。电话也没有。他打去电话。却总说琳不在。终于在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去之后得到了一个消息:琳已经在一个多月前申请提前领取了毕业证书后和父母一起出国了。临走前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他猛然间觉得天旋地转。

和出去。喝了很多的酒,然后回来,倒头就睡。几乎忘却了心里所有的忧伤。半夜忽然感都头痛欲裂。然后从床上起来,喝了很多的凉水。看着窗外漆黑的夜,阴郁的颜色。风从开着的窗户吹了进来,在屋里轻轻地盘旋。

然后他感到眼睛潮湿。

他在南京西路的一家电脑公司找了个工作。无所事事的时候,他开始发狂般地写作。写完后马上贴在论坛里。论坛上的人们开始沸沸扬扬地讨论起他。他的帖子一贴出去就会有很多的回帖。他会认真地看每一个回帖,但是从不回帖。

他决心开始写一篇小说。很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终结。他常常会一整天地逃课,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用电脑写字。有一天下午六点开始写。一直写到晚上十一点。中间不断地喝水。写了一万多字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胃一阵发痛。然后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电脑屏幕上一行一行的方块字。我忽然觉得她们在凝视着自己。安静而平和地。

他的眼泪忽然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滴在地板上。溅出一朵绚丽的泪花。在发黄的灯光下像绽开在阴暗中的花朵。

终于有一天。他在论坛里看到别人写给他的一句话。

平。我要见你。晚上八点整。国定路书店。

帖子下赫然写着一个字。潇。

虽然不是繁华地段,但是晚上的国定路分外热闹。三三两两的学生模样的人群。在冬天的寒风中游荡。

他走进国定路书店的时候,书店里站着十来个。书店围着一条围巾,坐在桌前看书。他四下打量。发现书店角落里有一个女孩靠在书架上静静地看书。他径直走了过去。

潇。他叫道。

女孩抬起头。   

这是一个很清纯的女孩。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似水般的明眸刚从书本上移开,显得有点迷茫。

她笑了。平。你来了。

他带着她去音乐酒吧喝酒。在淡淡的音乐声中。她静静地凝视着他。嘴角顽皮地微翘着。一副清新可人的样子。

你的文字很颓废。我却很喜欢。潇笑着说。

这么说你也是复旦的。他看着潇可爱的笑脸说。

是的。今年大四。她停顿了一会。接着说,在你文章中常常提到的琳现在怎么样了?

走了。他的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悲哀。和父母一起出国走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我知道。她是想彻底地忘记我。忘记一个十年前就有过约定的人。

潇没有再说话。只是把手轻轻地放在他脸上。似乎想为他擦去脸上的泪水。

谢谢。他说。可是我早已经不会再流泪了。从半年前琳走了之后。

那以后,他们开始常常一起出去散步。潇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温暖。他知道。她已经喜欢上他了。

有时候他想。潇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漂亮。温柔。懂得体贴人。对于一个有过心灵伤痛的来说。这是些都是自己最需要的。于是他开始慢慢接受潇。

他们的关系发展得很平稳。潇慢慢地就把自己完全投入了进来。女孩为什么就是这样。喜欢把自己完全地投入到一个的怀抱与中。在他紧紧地拥抱住潇的时候,平这样想着。

两年后。他们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周末的下午,平带着潇去商场买婚纱。在买完婚纱刚要走出商场的时候,他忽然触电般地,然后停了下来。对潇说,你先回去。然后就飞一般地跑了出去。只留下潇一个人在商场门口目瞪口呆。

潇在家里等平。等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才见平回来。潇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平只是摇头。一句话都不说。

从那开始。潇就感觉到自己与平之间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默契。两人之间好象隔了什么东西似的。凭直觉她感觉到她和平之间的这段情感快要走到尽头了。在无数个寂静的夜里。她常常起来看着身边的平。平睡觉的时候像个。潇忽然这样想着。

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流在了脸颊上。

终于。有一天。平对潇说。潇。你还是找另一个适合爱你的吧。我不配。

潇很平静。她知道这一天终究是要来临的。从他们买回婚纱的那一天开始。她就知道他们之间的这份已经走到了尽头。

她一句话都没有说。收拾了几件衣服就离开了。

从此以后。平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

两个月后。平结婚了。新娘是一个叫静的女孩。静声音很沙哑,她的脸已经几乎完全毁掉。一条条红色疤痕裸露在空气中。甚至在左脸颊上还可以看到一小块无法掩饰的森森白骨。

当前来祝贺的人们看到静的时候都惊呆了。一个个不知道说什么好。

送走客人之后。平和静并排坐在床上。

你为什么看到我这模样都还要娶我?静看着平。满脸温柔地问。

不为什么。平轻轻地握着静的手说。

你一定要说。静的话语开始激动起来。

平犹豫了一会。说。好的,我说。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因为我在商场门口看见你低头间温柔的样子像极了我的初恋情人琳。

静定定地看着平。忽然泪流满面。

那一刻。她忽然好想告诉平。

琳在毕业前夕的化学专业实验中不小心让硫酸严重烫伤了脸部。在治疗中又影响了声带。

琳无法把这样的消息告诉平。只好顺从父母的意思出国留学。

琳在国外的三年里,无法摆脱平的影子。于是她决心回国看看。她只想在平的身后静静地看他一眼。

静没有想到平会喜欢上她这样一个已经毁了容颜的女子。

静没有想到平会爱她如此之深。

静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平事情的真相。

今日面目全非的静就是昔日与平有过十年约定的琳

以上是"长大了 我一定要嫁给你"的内容,本文的主题是“从那开始。潇就感觉到自己与平之间已经没有了以往的默契。两人之间好象隔了什么东西似的。凭直觉她感觉到她和平之间的这段情感快要走到尽头了。在无数个寂静的夜里。她常常起来看着身边的平。平睡觉的时候像个。潇忽然这样想着。 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流在了脸颊上。”。形式婚姻网致力于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如果你对以上文章内容感兴趣,那么你可能对以下文章也感兴趣:

一个人快不快乐完全取决与自己

人生的道路谁也不可能一帆风顺,每个人都可能遇到一些挫折和失败,也会遇到不尽人意的事情,问题是要看自己怎么去面对。要想做个快乐的人也并不难。首先要保持一个乐观向上的心态,其次就是要有个平常的心,对于名利、金钱和爱情不要看得太重也不要刻意的去追求,应该抱着得之淡燃,失之泰然的态度。

直到一年口述:丈夫出轨后 我和闺密同志

直到一年前,我在一个聚会上见到了枫。眼前的枫,初见变化不大,也许往事早已如烟,丧夫之痛在她的脸上没留下什么痕迹:脸依然那么饱满,头发仍旧短,声音也如往日温柔。然而,聊久了,岁月的沉淀就在她身上浮现出来:那曾经怯怯的眼睛,如今目光凌厉,仿佛要直达你心底最隐秘的一角;那温柔的嗓音,添加了无可置疑和斩钉截铁;那柔软的身段,隐隐透着刚强与坚定……

同志都要求自己的外貌

“老且丑,又穷,却不能拒绝内心深处的渴求,但又不舍得花费血汗钱,只能在这里告白,我要我想找个真心的男人,你的要求不能高,因为我老且丑又没钱。你必须是样貌不好的,对交友心已冷的,与我状况相似的。”

怕被同志女友抛弃

2011年8月24日,小麦到九江某中学附近的五金店购买了一把羊角锤,私自拿了同学的背囊装上羊角锤等物,向老师请了假,以替温阳找工作为由,让温阳带好户口簿等证件并相约见面。8月25日,她从九江某中学搭乘公交车到温阳的住处伺机下手。因不想别人知道她的行踪,她换了新手机号码。

和你结婚等于害你一辈子

可是当我和婷婷赤裸相对时,看着婷婷凹凸有致的身体,我就像被霜打过的茄子,男性特征也始终处在冬眠状态,我知道,我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我的身心都牢牢的系在了宇的身上。

形式婚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s://www.chinagayles.com/article-14113.html

形式婚姻网-人气鼎盛、倍受信赖的形式婚姻与无性婚姻交友平台,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婚交友服务!真情互助,形婚有爱,形婚网帮助您实现人生的自由与幸福!

联系我们: 客服QQ:客服QQ 热线电话:热线电话 站长信箱:给站长发站内信

Copyright 2005 形式婚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9009580号-1

形式婚姻网( www.chinagayles.com) 版权所有 Sitemap

Processed in 0.0559 second(s), 5 qu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