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婚姻网

我要找: 地区: 年龄:

首页 > 形式婚姻言论 > 正文

一个出轨男人的自我救赎

作者:形式婚姻网更新日期:2016年12月24日
一个出轨男人的自我救赎

 有外遇的哥们儿,提起老婆、岳父岳母、大舅哥、小舅子甚至小姨子,那是满腹怨言和牢骚。我对我老婆和她的娘家,也不是百分之百满意,但这并不等于为我的出轨行为找到了正当理由。虽然我和小丫第一夜之后还有第二夜、第三夜……但这份激情始终伴随着懊悔和罪恶感。

中国形式婚姻网是全国最早、会员数最多的形式婚姻专业网站,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婚交友服务,真情互助,形婚有爱,形式婚姻网帮助您实现人生自由与幸福!

在一起厮混的几个哥们儿中,我曾经是离婚外情最远的。有多少次,我以此标榜自己是好男人,自我感觉很高尚。与他们相比,我显得既正直,又忠厚,甚至堪称冰清玉洁。

  我自毁好男人形象,是在半年前。情节一点都不复杂,老套得甚至有点搞笑——在一次聚会上,我喝醉了,和一个朋友带来的女孩去宾馆开了房。第二天醒来,我只记得一些零星的片段:昨天刚刚落座时,那女孩曾望着我会意一笑。离开饭店时,我揽着她的腰。在宾馆房间里的情形我倒是忘记了,不过想象得到。 只有一点令我匪夷所思——直到现在,我也没想起到底是哪个朋友把她带来的。几次想问她,却总是忘掉。

  我们就叫她小丫吧。小丫,是我情不自禁地喊出来的,因为她身材娇小,表情天真,就像邻家小妹。而真正的好男人,是不会这样对待——实质上是欺骗——邻家小妹的。

  有外遇的哥们儿,提起老婆、岳父岳母、大舅哥、小舅子甚至小姨子,那是满腹怨言和牢骚。我对我老婆和她的娘家,也不是百分之百满意,但这并不等于为我的出轨行为找到了正当理由。虽然我和小丫第一夜之后还有第二夜、第三夜……但这份激情始终伴随着懊悔和罪恶感。

  其实,从第二次开始我就下定决心要收手,或者说是放手,但我高估了自己,还是拖了半年。这半年时间,在小丫的人生中,该是怎样一道沟壑,倘若我硬要形容,则太过轻浮。

  一说分手小丫就哭,她一哭我就黔驴技穷。有一次我们去乘风庄那边玩,回来的路上我又提出分手,她下了车,要走回东风新村。我一狠心没管她。当时是下午4点多。我独自开车回到东风新村,到了晚上8点,也没有她的消息。如果她真的步行回东风新村,现在走到哪儿了?我最终熬不住,又开车回去找她。到了我认为应该遇到她的地方,依然不见她的影子。一路上我不停地打她的手机,她也不接。我只得假设她走得极慢,继续往回找。别说,她还真是好样的——依然站在原地,根本没动地方。 能在马路边立等四五个小时,一心盼望我回去——这让我觉得她执著得有些偏执。朋友们则将她定义为“不容易甩掉的类型”。

  小丫陷得越深,我的境况就越危险。不光是我,还有我的老婆、孩子以及家庭。小丫刚刚大学毕业,在我之前只谈过一次恋爱,对男女之情,她甚至还没有起码的认知,她犯错是无意的,我犯错却疑似存心。为了大家都好,我必须尽早结束这段婚外情。

  我想过很多办法,设计过很多对白,讲过很多大道理,但是没有用。说得多了,她是一哭二闹三喝药,有一次吃下很多颜色鲜艳的药片,吓得我匆忙把她送到医院去洗胃。把小丫折磨成这样,我觉得自己很不地道,不但不是好男人,甚至不像个男人。在朋友们面前,我无数次地自我反省、自我忏悔,可他们总说我像是在演戏,只有我知道那是“真实的意思表示”。 直到一个哥们儿也遭此之难,才启发我想出一个下流的计策。

  那位哥们儿新发展了一个情人,她每天都给他发上百条短信,删都删不过来。那些短信,有的是表达思念,说不尽的甜言蜜语;有的是表达愤恨,埋怨他不肯为她离婚。朋友偶尔会给我读几条,感叹一番,同时为自己能够安全地周旋在老婆与情人之间而沾沾自喜。在提醒他及时删除的当儿,我灵机一动:如果让小丫看到我手机上有百八十条这样的短信,崩溃的同时,她应该会离我而去吧?

  一个月前的一天,我决定就用这种办法气走小丫。我告诉朋友,情人的短信,收到一条,就转发给我一条,多多益善。为了接收这些短信,我又另外弄了一部手机。开始朋友还顾及自己的隐私,有些内容不想让我知道,就删改删改,或是干脆不发给我。后来他也懒得挑拣了,只要收到就转发给我,我收到之后,有的添几个字,有的删几个字,尽量“编辑”到位,免得穿帮。到了晚上7点多,已经收到60多条,我觉得够用了,就全部发到原来的手机上,然后约小丫出来见面。

  开车经过新玛特时,我借口去麦当劳买汉堡包,故意把手机落在驾驶座上。走进麦当劳,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另一部手机,拨通了自己的手机。那部手机就在小丫的手边,只要我一直打,不怕她不接。说老实话,小丫还是很稳重的,没有轻易替我接电话,打了四五遍,她都没什么反应。或许,她也是怕打电话的人是我老婆吧。打到第六遍,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一声“你好”,我立刻挂断,马上又发过去一条情意绵绵的短信。然后一边期待着小丫顺便偷看短信,一边掏钱买汉堡包。

  我如愿以偿,小丫看了那些短信,像疯子一样穿过马路,向我冲过来。我把她拦在麦当劳门外,使出全身力气才把她拖到车上。在车上,我继续厚颜无耻地演戏:“那个女人和我交往两个多月了,上星期我老婆已经知道了,她说愿意原谅我。你呢?你能不能也像我老婆那样,再给我一次机会?”小丫给了我好几个耳光,骂我不要脸,还骂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现在回想起来,我还不太相信那些虎狼之言竟然出自柔弱的小丫之口。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小丫。为了解救她,我不惜“毁掉”自己。不过,解救她的同时,我也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

  事后我很担心小丫,忍不住给她的一个姐妹打电话,得知她已经离开大庆,回到了千里之外的父母身边,过得很平静也很平安,我也就放心了。她的姐妹是个聪明女孩,我请求她不要向小丫透露我打电话的事,她应该不会多嘴的。

  我又可以做回好男人了。我发现,只要认准方向,回头路也不是那么远。

以上是"一个出轨男人的自我救赎"的内容,本文的主题是“ 有外遇的哥们儿,提起老婆、岳父岳母、大舅哥、小舅子甚至小姨子,那是满腹怨言和牢骚。我对我老婆和她的娘家,也不是百分之百满意,但这并不等于为我的出轨行为找到了正当理由。虽然我和小丫第一夜之后还有第二夜、第三夜……但这份激情始终伴随着懊悔和罪恶感。”。形式婚姻网致力于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式婚姻(形婚)交友服务。如果你对以上文章内容感兴趣,那么你可能对以下文章也感兴趣:

为什么他们要排斥我们呢

您这些高贵洋气又汉子气爷们儿气的喜欢操男的这些男的们,你们不去关心一下我国的民主进程,不去关心一下我国还有多少失学儿童,不去关心一下我国的城管警察武警有多么的耀武扬威欺压百姓,不去关心一下你自己是不是个社会底层的连房子都买不起的北漂沪漂广漂屌丝,倒吃多了没事干来飞赞上吐槽对社会对历史对政治对经济完全无害的娘炮起来了?

关于婚姻的四个误解

恋爱中,我们会问对方:“和我在一起你快乐吗?”,或者问自己:“和他在一起的这些日子里,我有多少天是快乐的?”的确,如果两个人矛盾重重,问题不断,那么这样争争吵吵的日子的确感受不到一丝恋爱的甜蜜与温馨。

来自同性形式婚姻真的很完美吗

来自同志群体的特别调查新闻提示“我和他是‘gay’,他已经29岁了,他父母不知道他的情况,逼着他快点结婚,他不想失去我,我一样也不想失去他,我想发个征婚启事,寻找两名相爱的‘拉拉’,和我们分别结婚。而事实上,我们四个人还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你也痛苦地在亲情和爱情之间挣扎,请和我联系,qq:××××××××。”在某网站上一则长春同志男性征婚广告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和他接头后,记者了解了他的心声和痛苦,随后又走近了那个(同志)群体。通过采访我们发现,婚姻对于他们来说,是渴望也是最难逾越的障碍,在父母亲情和同性情之间,他们痛苦地选择。其实同志者更希望得到社会的理解。故事一gay和拉拉“相亲”我在网上给他征婚,不过征婚的对象必须是拉拉,这样既可以举行形式上的婚礼,又给家人一个交代,同时两人还能在一起把未来寄托在“相亲”上一个雨夜,在网上发布征婚启事的两个男生阿辉、阿香和两名拉拉小新、小露相约在一家西餐厅见面。阿辉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显得很斯文,阿香穿着一件红色上衣,看上去很清秀。他们很有礼貌地和小新打着招呼。阿香给人的感觉很腼腆很含蓄,阿辉倒是显现出一种绅士风度。也许因为知道需要交谈的内容不方便让别人知道,他们选了一个很安静的角落。阿辉坐在圆形沙发的外面,阿香坐在里面,但是他和小新之间留着很大的一段距离。于是一次很特别的“相亲”开始了,一段很少让常人了解的故事开始了,也开始了小新对阿辉和阿香更深的了解和同情。异性的追求让他感到难受“我今年已经29岁了,家里人的态度让我受不了,我的母亲逢人就求人家给我介绍女朋友,我也在家人的安排下看了好多。可是我自己知道我不能耽误别人,我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阿辉苦笑了一下。他的手一直放子桌子上,双手交叉,不停地动着。“曾经也有一个女孩要死心塌地地跟着我,她又哭又闹,不停地问我为什么,可是我给她的回答就是我们不可能在一起,她想要一个像样的理由,可是我没有。那时候我也很难受,虽然我对女孩子没有什么感觉,但是看到她那痛苦的样子我也很不忍心,但是我知道自己这辈子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路。”把四人的生活拴在一根绳上“我和阿香是在网络中认识的,当时约好见面后,我们就决定在一起了。阿香像个小孩子一样,他家是外地的。他的心不细,和我正好很互补。我们只和家人说在一起合租个房子。”阿辉说。此时,一直不说话的阿香忽然冒出了一句话,“我想出的办法,在网上给阿辉征婚,不过征婚的对象必须是拉拉,这样他们就可以举行形式上的婚礼,给家人一个交代,同时我和阿辉还能在一起。”“我们的想法只是初步的,具体要怎么做还要四个人在一起研究。因为毕竟以后就是四个人拴在一条绳子上。”阿辉说。故事二有美满家庭又是双性恋丈夫从事地质行业,常年不在家,她一个人领着孩子生活,丈夫对此自责不已,反倒是她常常劝解丈夫,“我是一个双性恋”在一家酒吧,记者见到了白晓玲,她是长春市一家医院的护士,今年32岁,已经是一个5岁女孩的妈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的丈夫从事地质行业,一年中的绝大部分不在家,只有白晓玲一个人领着孩子生活,丈夫对此自责不已,反倒是白晓玲常常劝解丈夫。“我是一个双性恋”,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白晓玲慢慢地说,“虽然我爱着我的丈夫,但是同时我还有一个同性的老婆,而且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还要利用个人时间对一些朋友(同志)进行一些医疗常识的讲解,所以我在这个圈子里还被大家笑称为“医生”。坐在喧嚣的酒吧,想要静静地交谈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与白晓玲的交谈不得不提高了嗓门,如此一来也吸引了旁边休闲的人的注意,得知记者的来意后,坐在一旁的人明显地采取了躲避的态度。在记者一再保证不会拍照的前提下,两对“拉拉”坐了下来参与了谈话,其中一对二十多岁的拉拉手拉着手,不时地抬眼望着对方,偶尔还会有一些例如亲吻和抚摸一类的亲昵动作。故事三高中时就对异性“不来电”想想自己是同志就头疼,一旦有一天被人发现,任何一个类都归不进去,是个另类,是个特例,一下子就会觉得自己不正常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就暂且叫她小a吧。“高中对我来说是场噩梦,每天不停地在否定自己、怀疑自己,这种感觉好像是天生的。”小a靠在情人的肩上说。“从懂事起,我就知道自己可能和别人不一样,比如喜欢和小女孩玩,但是也没有感到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上了初中,渐渐意识到自己跟平常人不一样了,可是也解释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同。”拉着情人的手小a继续说。记者:那你什么时候确定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小a:上高中的时候,班里的一个男生很帅气,有挺多的女生喜欢他,后来他告诉我他喜欢我,可是我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心里甚至隐隐地觉得这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记者:你周围的人知道你的事情(同志)吗?小a:不知道,我不会告诉他们,尤其是我的父母。记者:能讲讲你那时候的感受吗?小a:我那时候每天总是不停地在否定自己,很不合群,和周围的很多东西都格格不入,还得伪装自己、明明不喜欢男生,还要作出和男生的关系很好。我那时候想

拥有了爱情 就请别再保持暧昧

 曾有同事打趣地问,你有几个情人?我立刻在大脑中搜寻,还真只有老公,就脱口而出。没想到竟然惹来同事大笑,他说的情人不是老公,而是有暧昧关系的那种。我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那种”,于是也打趣地说,对上眼的都已成为别人的情人。

怎样的人才能笑傲情场

恰好他们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既有吸引千万眼球的外在条件,又有优雅的迷人气质,他们想要在情场上生“事端”是件容易的事,只要在追求群里多放几次电、多跟几个人说几句暧昧不明的情话,后果可能是一场爱情角逐赛——爱慕者们都想获得他们的爱情,所以他们就算做不成玩转情场的超高人,至少也能做个万人迷。

形式婚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http://www.chinagayles.com/article-12524.html

中国形式婚姻网-全国规模最大的形式婚姻与无性婚姻交友平台,为您提供专业的形婚交友服务!真情互助,形婚有爱,形婚网帮助您实现人生的自由与幸福!

联系我们: 客服QQ:客服QQ 热线电话:热线电话 站长信箱:给站长发站内信

Copyright 2005 形式婚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0002233号

形式婚姻网( www.chinagayles.com) 版权所有 Sitemap

Processed in 0.0659 second(s), 5 queries

分享到: